相关文章

看浙江 望中原丨万千乡村美起来的秘诀——浙江湖州人居环境改善...

  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正是实现“强富美”的有效抓手,是乡村振兴的第一场硬仗。

  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亲自谋划、部署和推动了“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十多年来,浙江省委、省政府一以贯之,村庄得以净化、绿化、亮化、美化,造就万千生态宜居美丽乡村。

  在浙江,湖州市不是“腰包”最鼓的,不是“颜值”最高的,但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发源地,湖州市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教诲,护美绿水青山,做大金山银山,正在成为“生态美、产业绿、百姓富”的乡村振兴先行样板区,其可操作、可复制、可持续的好经验迎来一批又一批“取经”人。

  本月上旬,本报“看浙江望中原”报道组前往湖州市安吉县、长兴县、德清县等地探访“千万工程”,以期为我省正在攻坚的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工作提供启迪。

  ┃规划先行,一张蓝图绘到底┃

  春和景明,驱车行于安吉乡间,清凌凌的山溪随处可见,民房掩映在茂林修竹之内,虽然大多是两层小楼,但各具特色,并非千篇一律、令人审美疲劳。

  “安吉乡村漂亮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每个村都有不同内涵和特色。”安吉县政协委员、农业农村组组长任强军说。任强军曾担任安吉县农办副主任,其间主管全县美丽乡村建设、管理、经营及乡村振兴工作,是安吉县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的主要实践者之一。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正是在安吉余村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断。安吉也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发源地,中国第一个生态县、联合国人居奖唯一获得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像浙江安吉等地,美丽经济已成为靓丽的名片,同欧洲的乡村相比毫不逊色”。

  规划引领、久久为功,是安吉乃至浙江经验的首要一条。

  从2003年在“千万工程”号召下开展农村环境整治,到2008年在全国率先开展“中国美丽乡村建设”行动,再到2017年全面贯彻乡村振兴战略,安吉通过规划引领,循序渐进、由点及面科学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任强军介绍,至今,安吉已制订两轮美丽乡村建设总体规划。

  在人居环境改善工作中,村庄规划、农房设计是各地比较头疼的一件事,经常出现或过分依赖设计单位,或不尊重村民意愿,或缺少文化和特色的现象。

  目前,河南正在整体推进县域乡村布局规划和实用性村庄建设规划的编制,安吉的经验值得参考借鉴。

  村干部缺乏专业知识,设计单位不接地气怎么办?安吉要求村庄规划要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审议,建设过程中乡镇党委必须跟进服务。“最后考核验收的时候,设计单位不签字我们不来考核验收。”任强军说,安吉建立一系列规章制度把这件事情规范好,保证村庄规划和建设既专业又接地气,把自己特色做出来,实现错位发展。

  在农房设计建设方面,安吉的指导引导工作更显实用贴心。“从2008年开始,我们每2年做一期农民建房指导手册,把世界上最好的农房款式免费送给农民,让他们参考选择。怎么建房,每一层的平面图、施工图都画好,建筑材料用多少都算好,需要多少钱大致可估算出来,农民可以量力而为。”任强军介绍,为保证农房设计落地,有些村庄会要求村民建新房时交押金,有条件的村庄不仅退还押金,还会给予村民一些奖励。

  ┃美丽提升,招招直指精细化┃

  在湖州走访多日,报道组被当地对农村环境的精细管理、对体制机制的极尽创新大为触动。

  长兴县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小沉渎村,曾经是烂泥没脚、水臭扑鼻的太湖洪泛区。如今,两岸水草丰美,水质清澈见底,河道每个进水口都立有标示牌,水源、水质和责任人等信息一清二楚。

  

  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农家乐扎堆,也曾私搭乱建、污水横流,该乡委托设计单位“一户一策”编制改造提升方案,柴有柴房,车有车位,垃圾桶有专门设计的小亭子,屋檐的宽度精确到厘米。

  

  德清县钟管镇沈家墩村,在全村集聚的新农村社区统一划分农户蔬菜地,统一规划农户庭院的绿化种植,连洗衣板和晾衣架都设计了统一位置。

  细微之处见真章,浙江“千万工程”如同劲风,吹走了农村“脏乱差”的顽疾。

  现阶段,生活垃圾仍是农村脏乱差的突出原因。在垃圾收集方面,德清县“一把扫帚扫到底”与安吉县“垃圾不落地”的机制创新都令人称道。

  2014年,德清县在全国率先推出城乡环境管理一体化新模式,将全县范围内环卫保洁、垃圾清运、绿化养护等工作,全部委托给一个责任主体统一管理,形成垃圾集中处理、绿化标准作业、河道保洁长效管理机制,彻底消除标准不明、权责交叉、条块分割的症结。

  报道组在安吉县的余村和横山坞村转了几圈,很难见到垃圾桶的影子。安吉县2016年开始在乡间实施的“垃圾不落地”,开启了一场绿色生活方式的变革。

  垃圾定点投放、定时收集,响着音乐、早晚流动的垃圾收集车与村民之间形成默契,让垃圾不暴露、转运不落地、沿途不渗漏、村容更整洁。村民普遍反映,没有了垃圾桶,家门口的苍蝇变少了,再也闻不到臭味。

  “垃圾不落地”仅是安吉在垃圾收集领域的一项创新。

  任强军表示,本世纪初安吉农村与国内其他农村并无太大区别,污水、垃圾、露天粪坑等比比皆是,路难走、村难进,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安吉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关键,是探索、建立、完善了一套科学的美丽乡村创建验收评比指标体系,2015年这套指标体系还上升为国家标准。”他说。

  “以‘村村优美、家家创业、处处和谐、人人幸福’为思路,4个方面46项指标为标准,精品村、重点村、特色村为档次。”任强军表示,这套精细化、标准化、可操作的考核办法,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村干部只需“对标”,就知道要干什么、怎么干,通过修路、整线、拆违、添景、刷墙、换瓦、植树、种花、补绿、增亮、污水处理和垃圾分类处理等一系列工程,实现了村容村貌的华丽变身。

  到2018年年底,安吉县1350个自然村,实现了环境整治提升、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农村通等级公路全覆盖,农村物业管理覆盖率和农村生活垃圾不落地处理覆盖率达80%。

  ┃村为主体,干部队伍强有力┃

  从推进“千万工程”建设美丽乡村,到2017年起接轨乡村振兴战略,安吉均坚持以村为主体,村事村办,因村制宜,各具特色。

  任强军认为,安吉最主要的经验是,让广大村党支部书记成为乡村振兴的行家里手,“没有优秀的农村带头人,就不可能有安吉这一批批的示范村、精品村。”

  河南众多明星村的崛起,跟村干部“领头雁”也有紧密关系。辉县市张村乡裴寨村的裴春亮,离开村子十多年在外办企业,2006年当选村委会主任,两年时间就把又穷又乱的村庄带上了致富路。

  在湖州走访的6个村庄中,报道组见到了很多年轻的面孔,他们不仅“报告自己写,开会PPT”,在环境整治、村庄管理、产业发展等方面的新理念、新举措也令人耳目一新。

  小沉渎村村委会主任周丽斌曾是阿里巴巴公司的管理人员,自己也曾创办企业,2016年在当地政府“三顾茅庐”的诚意感召下,回村里担任村委会主任。该村村干部平均年龄30岁左右,在朝气蓬勃的村干部队伍带领下,拥有“古桥、古堤、古树、古宅”等遗迹的古村落,得以与业内知名企业合作。坚持修旧如旧,保护优先,双方正合作修复一处严重损毁的明清古宅,预计明年便可为村里乃至县里增添一处文化名胜。

  顾渚村9名村干部,全是80后,普遍文化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在管理、引领全村400多家农家乐发展方面高招不断。

  任强军说,调研发现,有成功经商经历的村党支部书记大多思想解放、头脑灵活、办法众多,村集体经营也搞得有声有色。而创建办法不多、集体经济薄弱且办法很少的村,村党支部书记恰恰就是没有这类经历的人。

  在村庄申报创建示范村、精品村伊始,安吉县首要考察的就是村干部队伍,看他们是否有公心、责任心、公信力,核心就是村党支部书记。

  通过创建,很多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成长为建设美丽乡村的一把好手,从原来不善言辞的普通村民成长为会动脑、会总结、会传授、会宣传的美丽乡村“领头雁”。

  农民的事情农民办,只有农民上心,才能难事不难、好事办好。我省一些地方已作出成功探索。兰考县开展各种形式的垃圾兑奖活动,提升农户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三门峡、新乡、濮阳、驻马店等地建立爱心超市,群众参与打扫卫生等活动可以挣积分,凭积分能在超市换取商品。

  安吉县主流媒体开设“美丽乡村监督哨·美丽安吉找不足”曝光台专栏,开展“寻找不可游泳的河”“寻找还未拆除的违章建筑”等活动,拓宽群众参与渠道,让村民成为“美丽安吉”的谋划者、参与者、分享者。

  如今,“千万工程”已经推动湖州市乃至浙江省绝大多数村庄完成了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一个个“盆景”连成一片片“风景”,正从一时美转向持久美,从外在美转向内在美,从环境美转向发展美,逐渐打通“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化通道。